小团子喵

【唐僧凯x悟空源】皈依

嘻嘻,借用抄
会标明出处的

撕夏:

【0】


这是王施主踏上取经路的第十一天零六个小时。


每当别人问他从哪儿来打哪儿去的时候,王施主总会和善地侧竖起一个巴掌,微微颔首。


“我四重庆嘞娃儿,赶往西天取经嗦。”


王施主知道几个世纪前也有过一个要去西天取经的和尚,传闻那个唐长老经历了九九八十难才踩到个龟壳到了目的地,但如果没有他那三个徒弟,大概长老在第一关就已经翘辫子了。所以同门师弟们在王施主出发前的那个晚上齐齐给他算了一卦,“师兄,您得把您那桃花眼眯一眯了,可别把沿途女妖精们给勾着喽!”


王施主淡定自若,“我难道就没个徒弟?”


师弟们又是七嘴八舌一顿,“师兄,您这趟只有桃花儿,没有徒弟!”


王施主黑脸了。


看来这次游戏体验会极差。


 


【1】


王施主长得其实很是俊俏,一路上对他暗送秋波的姑娘能组个后宫,甚至有个千金小姐举着个绣球追了他十里路也想砸他一脑门。但是王施主统统拒绝了,他觉着姑娘们好看是好看,但也没到惊为天人的地步,对的,王施主还是个颜狗。


于是他每次都虔诚地双掌合十,“不得行,我还得赶去取经嘞。”


但也不是每次都能让他顺利走掉的。


现在是王施主踏上旅途的第十一天零七个小时,他被堵在小巷子里了。


为首的老大哥带着一众小弟凶神恶煞,特意把袖子挽高,王施主一眼就看到老大哥纹在手臂上的光头强了,在太阳底下很是耀眼夺目。


王施主想笑,忍住了。


“噗。”算了,没忍住。


老大哥怒火中烧:“你凭啥拒绝我家小姐?”


王施主双手合十,“不得行,我还得赶去取经嘞。”


老大哥:“那你带上我家小姐一同去!”


王施主:“不得行,不方便。”


老大哥:“屁!我家小姐喜欢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王施主:“我师父说我今生福薄。”


老大哥:“那你把钱都交出来,交出来了就能走。”


 


靠!原来是想抢老子钱!


王施主眉头紧锁,“要是我不给呢?”


老大哥:“那我们就揍到你给为止!”


 


“你说揍谁呢?”


 


画外音似的让在场所有人都一愣,张望了两下才让先王施主发现了说话的人。


巷子旁的屋檐上盘腿坐了个少年,白白净净的,嘴里咬着个桃儿,懒洋洋地看着屋下的人,“问你话呢叔叔,揍谁呢?”


说话声音也好听,像初春融化的雪水,清冽又透明。


那厢的颜狗王施主还在痴痴望着屋顶上的人,背后的老大哥却被一声叔叔彻底摧毁了理智,抄起手边的板砖就要往前砸。


 


王施主夜里给同门师弟们写信寄明信片时忍不住写道:/只见这时迟那时快,他突然就从屋檐上跃起来了,还踩落了人家几块瓦片,我眼看着他没入了天上的云层里,又极快的俯冲下来,一棍子就把对面黑社会的板砖拍成了豆腐渣,极其社会,后来我问他这是何方宝物/


 


“金箍棒。”


少年在太阳底下扛着那根金光闪闪的金箍棒,笑起来得意洋洋,又意气风发。


 


【2】


王施主在第十一天零八个小时的时候遇见了自己的徒弟。


对方情真意切地表示是想要一个他刚买的桃儿才出手救他的,真的不想做他徒弟。


一个桃儿不算什么,但王施主却舍不得就这么放他走了。


“这样好不好?你以后就跟我混了,你想要啥桃儿我都给你买,要得迈?”


“哟,重庆人?”


“你也是?”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王源诚挚地握上他的手,“得了,一块儿走吧!”


 


走在路上王施主兴致勃勃,“你姓什么?姓孙吗?”


少年疑惑地看着他,“不,我姓王。”


王施主眼睛亮了亮,“你也姓王?你叫王什么?”


“王源。”少年在空中比比划划,“为有源头活水来的那个源。”


“我叫王俊凯。”


“五百年前是一家啊。”王源点点头。


“对了,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


“我是我妈生出来的。”


 


王俊凯:“打扰了。”


 


王源:“你不是和尚吗?你怎么不是光头?”


王俊凯:“你才是和尚,你才剪光头!”


王源:“那他们都叫你施主!”


王俊凯:“我只是说我去取经,我没说过我是和尚。”


 


王源:“打扰了。”


 


王源原本是个小少爷,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奈何心太野,被送去了山上修道,偏偏送他去的司机师傅有点路盲,兜了几天还是找不到道观在哪。王公子累了,随手一指,说就那儿吧。


结果去了少林寺。


寺里的老师傅嫌弃地看了他那细胳膊细腿儿,摇头直叹气,说这十八铜人你也练不成了,不如就随便练套军体拳吧?


王公子乐了,说啥拳都行,我就是来参加变形计的。


结果无心栽柳柳成荫,王源头脑聪明,什么都一学就会,待久了反倒觉得枯燥起来,在第九十二天整的时候他溜了,溜之前寺里的好兄弟刘志宏送了他根棍儿,说虽然你功夫好,但别瞎掺和别人的事儿,能跑就跑,晓得伐?


王源问这能有啥用?


刘志宏挠挠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师父管它叫金箍棒。


 


王源就揣着它上路了,结果刚出门一个小时都不到撞见了前面有个人,布袋破了个口,里边装的桃子晃啊晃啊,“啪嗒”一下还是掉了。王源觉得可惜,捡起来把桃子洗干净了,分成两半,一半送给街口的小黄狗,一半送给了自己。


坐在人家屋顶悠哉啃桃儿思考人生的王源刚想打个盹儿,屋下就传来了吵声,他抬眼一看,哟,不就是刚那个掉桃儿的人吗,别说正脸一看长得还挺俊。再仔细一听,哟呵,逼婚呢?那不行,什么年代了还搞联姻呢?社会还进不进步了?


深受传统家教压迫的王源把出门前刘志宏对他的谆谆教导抛之脑后,决定挺身而出去建设新社会。


 


【3】


结果被收留了。


 


【4】


别人都毕恭毕敬称呼“王施主”。


只有王源嚷嚷“王俊凯”。


“王俊凯,给我买桃儿!”


“王俊凯,我想看画糖人儿!”


“王俊凯,你瞅见那边的糖葫芦了吗?”


王施主可能是觉着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徒弟,虽然对方还不承认,但也不能让他跑了,所以无论王源提什么事儿,王俊凯都有求必应,该买的买,该玩的玩,久而久之王俊凯开始懵逼,他这不像召了个徒弟,倒像是养了个儿子。


不对啊,这不喜当爹么?


 


王俊凯一边苦思冥想该给王源安排个什么头衔一边在给他买新鲜出炉的炸油条。昨晚王源在王俊凯耳边念叨了整整九十九次要吃油条,王俊凯差点被他念叨得精神紊乱,睡觉时朦朦胧胧还梦见王源一脸哀求,说俊凯你给我买嘛,我什么都答应你。


小孩子从哪里学到的糟糕对话??


王俊凯早上睡醒后默念了三遍金刚经后去洗了裤子。


这样下去会不会取不到真经啊?


王俊凯把刚到手的油条揣进兜里,还没走两步眼前突然一黑,下一秒自己就被凭空扛了起来,颠簸着向前了。


靠,被绑票了。


 


没想到几个世纪都过去了,妖怪们捉了人还往洞里运。


王俊凯惆怅地盯着眼前的小妖,“你们把我的油条还给我行吗?那是我答应给我家源源买的。”


小妖把油条还给他,“听说吃了唐僧肉就能长生不老,真的假的?”


王俊凯拿回油条继续惆怅,“不知道,我也没试过。”


小妖不信,“知道为什么捉你来吗?唐长老?”


王俊凯更惆怅了,“呃,不好意思,我姓王。”


小妖一愣,“啊?你不是唐僧?”


王俊凯持续惆怅,“唐僧早成佛了,再说了,唐僧也不姓唐,人家俗姓陈,小名江流儿。”


“那你干什么去?你不是也去西天取经吗?你不是也有个徒弟吗?”


“我是去西天取经啊,这不还没走到吗。”


“你徒弟怎么不来救你?”


 


王俊凯也一愣,“可能是我还没来得及给他念上紧箍咒吧。”


 


之前二人曾路过一个算命摊儿,王源开开心心跑前面去买红油抄手了,王俊凯懒得动,就站在原地等他。算命先生嫌他挡招牌,说你算不算啊,不算别杵我门口啊!


王俊凯最受不得别人这样对他呼来喝去,一屁股就坐下了,说算就算,你先把你那墨镜戴正!


算命先生掐指掐了老半天,说你这人命好,遇到了个小福星,啥都能逢凶化吉,但凡事无绝对,你那小福星能帮你,也可能碍着你。


王俊凯问此话怎讲?


“要得到真经,就得心无旁骛,七情六欲通通摒却了半点心都不能动。”


王俊凯笑,“这是自然。哎?我那个小福星现在在哪儿呢?”


算命先生把墨镜取了,往前方扬了扬下巴。


王俊凯回头,正看到王源欢天喜地捧着碗抄手朝他跑来,到了跟前,邀功似的问,“王俊凯,这可是我买到的,刚出锅第一碗呢!我是不是很厉害?”


王源眼神亮晶晶的,睫毛很长,每眨一下王俊凯就觉得自己心里痒一下。


 


【5】


小妖把王俊凯扔在洞里走了,临走前还对着他拜了拜。


“这里也不是什么荒山野岭,就是你们客栈后的那个小山坡,待会儿出了洞,你直走下去就是了,现在外面在下雨,你等雨停吗?”


王俊凯老老实实抱着怀里的一双油条,“你不等吗?”


小妖站在洞口,“不等了,我要等的人已经成佛了,你说的。”


王俊凯惋惜地叹了口气。


小妖准备走了,“你还等吗?你不去取经了吗?”


 


王俊凯心头一梗,像是被刺破了什么秘密,不再作声了。


他记得王源小孩心性,爱跑爱闹,每次走丢了都要王俊凯去找。


有次在胡同尾找到他,王源把金箍棒舞得呼啸作响,前面是几个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地痞流氓,身后躲着几个小娃娃,拽着他的衣角,嚷嚷着要大圣跟我回家。


王源用棍子敲了敲地痞阿叔的腿,“再让我看见你抢小孩子的钱,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转头又去逗小孩,“你们家都有谁呀?”


孩子们叽里呱啦快把祖宗十八代都搬出来了。


王源点点头,“对啦,我家也有人在等我回去,所以改天我们再一起玩啊。”


 


王俊凯退回胡同口等,王源老远见到他,身影就蹦蹦跳跳起来,一路飞奔扑进他怀里,“哇王俊凯!我告诉你我今天见义勇为了!我超厉害的!”


那个傍晚的王俊凯抱着自己的齐天大圣,心软得一塌糊涂。


 


是了,你什么头衔都不合适。


你是我的齐天大圣。


 


王俊凯默默等雨停,外面却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他以为有人要避雨,便起身迎到了洞口,脸上的笑容却兀的凝住了。


他看见王源狼狈地站在自己面前,脸上被泥蹭了两道,下巴被磕破了皮,浑身淋得湿哒哒的,看见他后却瞬间扬起了个很大的笑容,“哇,找到你了。”


王俊凯赶紧把他拉进来,听他絮絮叨叨,说自己去问了整条街的商贩,又去敲了土地公的门,下雨了没带伞上山上到一半被淋成狗,跑得太急摔了两跤,磕到了石头上好疼啊,“真的好疼啊,你看都出血了呜.....”


王源眼圈突然红了,接着鼻头也红起来,他努力地抿着嘴,眨巴了两下眼睛,终于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别丢下我,我以后会乖的呜呜呜——我想跟你一起去取经呜呜呜——”


 


王俊凯也眼眶一热,把人抱进怀里,轻轻拍他的头,“不哭啊不哭啊,我就是出来给你买个油条,你看,在这儿呢是不是?”


王源哭得一抽一抽的,“以后,嗝以后不许不带我去,嗝,我要保护你,嗝,我呜呜呜——”


王俊凯给他擦眼泪,奈何王源哭得太凶,两只袖子都不够擦。


没办法,王俊凯想了想,把袈裟解下来给他抹脸,迟疑了一刻,“源儿,要不然你回家吧?”


王源不回答,继续掉眼泪。


王俊凯咬牙,“取经路太远太苦,万一有一天我走不到,你自己一个人究竟要怎么走回来?嗯?”


王源终于小小声开口了,“我不走。”


“什么你不走?”


“你走不到,我也不会往回走了。”


“你走吧。”


“我不走,我哪儿都不去。”


“我自己也可以......一个人走的。”王俊凯把话说白了,心却揪紧了。


 


【6】


跟王源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


可越快乐,他就感到那堆真经离自己越遥远。


王俊凯没有办法再心无旁骛了,他目光开始不由自主去追随者身边那个人,那个人笑他就跟着笑,那个人皱眉头他也跟着觉得生活苦闷。以前他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如今竟觉云展云舒比这些新鲜,因为王源最喜欢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头。


 


王俊凯怕,怕取不到真经,也怕留不住王源。


今日王源不辞辛苦上山来找他,倒让王俊凯感到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7】


你是大慈大悲大圣。


我却不再想做人间的苦行僧。


 


【8】


王俊凯苦笑着最后问了一遍,“你当真不走吗?越往后,可就越难回头了。”


王源摇头,把他袈裟还回去,“我只跟你走。”


王俊凯声音有点发颤,“你会跟我走到什么时候?”


 


“至死方休。”


 


【9】


算命先生是对的。


王俊凯认命般搂紧了怀里的人,低头亲了下去。


 


王源这下子吓住了,眼泪也止了,愣了老半天,“你干啥子?”


“亲你。”


“你亲我干啥子?”


“喜欢。”


“那你哭啥子?”


“我也不知道。”


 


王源知道。


王俊凯曾在沿途的庙宇里对着佛祖发呆,王源走近他时他便把目光拉回来了,说你又去哪里了?是不是又去看人家的小猫小狗去了?我都不搞懂你一天到晚怎么那么有活力?你不会累的吗?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你怎么不说话?


王源不想被他叨叨,忙往后退,说我再出去晒晒太阳。


蹲在门外被烈日暴晒的王源快要中暑的时候被搭讪了,老和尚手里端着木鱼,问你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王源艰难抬头冒着被太阳刺瞎的风险礼貌回答,里面那个要去取真经,我被他拐来陪他去的。


老和尚回头看了看里面的少年,又转回来,“这真经要取,难上有难。”


王源说对啊对啊,风吹日晒的,可辛苦了。


老和尚笑他,说你还小,你不懂,人间疾苦无数你以为很难,实则容易,能过则过,不能过则停下。最难是什么,最难是真心,无论你想与不想,愿与不愿,真心都不能作假。


 


“别人怎么知道我真不真心?”


“可你自己知道。”


 


那以后每当夜深睡不着,王源都会想起那个快把自己烤融化的烈日底下,老和尚惋惜地看着庙里的背影,说难了难了,动了凡心,便已经取不到真经了。


 


王源思考过,如果真的到要抉择那日,王俊凯究竟要他还是要那堆厚厚的经文。


王俊凯应该是很喜欢自己的,王源想,自己应该也是很喜欢他的。


可当初让王俊凯风决定尘仆仆不远万里的,到底不是自己。


所以如果有一天王俊凯要赶他走,他走还是不走好呢?


算了,事不过三,那时候唐僧赶孙悟空回花果山孙悟空也是挣扎了三个来回才心灰意冷走掉的,但孙悟空后来还能一个筋斗云回来。自己不一样,王源知道,要是真的走了,就再也不会回去了。


 


还好王俊凯没有唐僧那么铁石心肠。


王源眨巴眨巴眼睛,抱着他笑了。


 


【10】


“我知道,我也是,谢谢你。”


 


【11】


今天又是要被暴晒的一天。


王源愁眉苦脸看着户外的烈日,“咱今天能不能休息?”


“行。”


王源大惊,转头发现王俊凯真的还舒舒服服躺在椅子上喝茉莉花茶,连鞋都没穿。


“你不去取经啦?”


“不去了。”


王源再惊,“那以后干嘛去?”


“带你去玩。”


王源平复心情了,“可是,可是你不是要取经吗?”


王俊凯走到他身边,“不去了。”


王源想了想,“那佛祖怎么办?”


“佛会原谅我的。”


 


王俊凯侧头想去亲他,被王源一把拦住,“上次你不是来过了嘛!”


王俊凯轻声笑起来,捏住他手腕拉开后再次凑上去,“这次是你的紧箍咒。”


王源满嘴茉莉花味后放弃抵抗了,“紧箍咒干什么用?”


“每用一次咒,你就会爱我多一点。”


 


【12】


佛何需我皈依,佛只要我欢喜。


我只想要欢喜,愿此生皈依你。




























-------------------


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不管了这个设定真的很nice


不好看也别告诉我我不听!!


最后那段的第一句是我很久前看到过的


虽然没记下但真的太美了强行入脑了


我写完了!我开心!希望你们包容我一下啦嘻嘻❤

十月打滚儿:

Hi,Karry和马思远:


      纪念日快乐。


      在2月14日为你们写封信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即使我明白这是世上最徒劳无功的无效信,即使我贴好邮票,也写不出地址在哪里。那个墙纸是小兔子的男生学院自习室,它存在于隔壁女校论坛里,存在于2014的b站里,存在于Karry的信里,存在于我的初心里。


     其实很奇怪,十八岁之前的日子好像掰着指头过都好慢,成年后却好像一下子几年就过去了,做大人无趣就无趣在忘性也大,一头栽进生活里狂奔。我需要记得你们,需要证明自己还能捧着热气腾腾的喜欢去面对你们。


     Karry学长,今年你应该又长高了很多吧,跆拳道还在继续练吗?马思远,你应该还是最迷人那个班长吧,今年还有没有和Karry一起去打篮球比赛呢。自习室里其他小朋友,天宇文,天宇寻,天宇浩,你们应该都很好吧。想象一下,最大限度的烦恼,也不过是破坏了校规第十条或者期末考不好。


    我写信给你们通报一下,你们自习室书架上曾经摆过的相框里的两个小爱豆,今年也过得相当好喔。当然,他们没办法和你们一样天天见面打打闹闹,他们拥有的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万千宠爱和压力。啊,不要羡慕,你们慢慢长大就好了。慢慢去感受暧昧啊吃醋啊牵挂啊那些微妙的感情,慢慢在放学路上并肩走,慢慢学会如何做另一个人的英雄,慢慢去体会人生,去爱唯一的人。或许你们会因为长得好看而被稍微多一点点的人注意,但也不过是路人的匆匆一瞥,是两个很般配的男生。


     我超级怀念每周五和你们相遇的日子,那以后我也遇到好多好多喜欢你们的人,和我一样在今天就算跑着也要回到自习室来找你们。可能路上有一点点堵,但是大家都会到的。


     情人节快乐,四周年纪念日快乐,我的Karry男神和马班长。继续做快乐的普通人吧,替两个有点辛苦的小孩,过点轻松得理所应当的人生。


      在2018朝你们挥挥手,再见啦~


                                         From:隔壁女校热心观众
   

情人节快乐!

吃根香蕉冷静一下:

狗粮有狗吃,巧克力有人喂你吃。

祝我们的源哥生日快乐

Neruko:

小源17岁啦!❤

这一段时间听了新歌,你真的越来越棒了,接下来也要和你一起加油努力TvT